阿归

囤粮

叶修,吴邪
Luffy,Mikado,Natsume Takashi
埼玉老师

KHR/弱者为何战斗 00-01 补档

 

*未来战衍生

*角色死亡注意

*正剧向无cp

 

 

“倒数”

沢田纲吉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惊慌过。

 

他几乎是拼尽了全身力气在奔跑,树林里丛生的杂草和树木时不时把他绊得一个踉跄,还有不少从树干上抽出的枝条甩在他的脸上,被十二月的风一吹,火辣辣地疼。

 
 但是,沢田纲吉并没有停下来。

他可以感觉到追兵似乎越来越近,那种压迫感源于他的心脏,有一个声音在冲他疯狂地咆哮着:再快些!再快些!你会死的!

——可是,结局早在一开始就已经被决定好了。

 
 【溺水者瞪大眼睛看着头顶的一片蔚蓝,海水夹带着窒息的痛楚向他挤压而来,无意义的挣扎只会带来一种结果——更迅速地接近深渊。

 
 永远……无法再次碰到触手可及的阳光。】

 
 “既然这样,何必做出抵抗呢?”

 
 

 “十”

 
 密鲁菲奥雷家族针对这个小镇的攻击开始于一个星期以前。从并盛中学的风纪委员会开始,陆续有人失踪,后来那些人在一些相对偏僻的地方被发现,大多数已经咽了气,被发现时还在苟延残喘的只有最近遇害的副委员长草壁哲矢一个人。当赶到的风纪委员会成员们把他抬上担架的时候,草壁哲矢努力睁开了眼,对一旁面色阴沉的风纪委员长云雀恭弥断断续续地说:“黑手党……密鲁菲奥雷……目标……Von……”他发出了似乎是难以忍受疼痛的抽气声,却没来得及把最后一个单词说完。

 

云雀恭弥靠着墙壁抱着双臂没有说话,只是攥着并中制服的手愈发用力,手指骨节泛白,手背绷起了青筋,仿佛要把那些犯人统统捏碎一样。

 

一般黑手党表面上的东西不会被严格保密,云雀恭弥很快就查到了大部分他想要的。起源于意大利的黑手党密鲁菲奥雷家族,于一年前突然兴起,首领是一个年轻人,近期与另一个叫做彭格列的黑手党摩擦不断,但是攻击并盛町的原因,不明。

 

彭格列,Vongola。

 

是了。草壁哲矢想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是密鲁菲奥雷家族的目标是彭格列了。

 

彭格列是一个经过数百年传承的大家族,在众多黑手党中是一个极有话语权的家族。它的现任首领是彭格列的第九代首领,是黑手党的世界——也就是“里世界”的“教父”,位高权重,一声号令几乎可以毁灭一座城市,是个连小国家的元首对要对其礼让三分的人。可是,这样的人,这样的家族,又怎么会和并盛这样的小镇牵扯在一起?

 

云雀恭弥搁下那一沓资料,面无表情地透过并中接待室的窗口向下望去,学校里依然有学生来来往往,与平时没有任何区别,那起针对并中风纪委——不,应该说是明明是针对彭格列却莫名其妙地把并盛卷入了其中——这起案件没有被风纪委透露出去,并盛还是一片祥和。

 

而那隐藏在祥和之下的暗潮,并没有人发现。

 

直到一起凶杀案的发生。

 

遇害人是街上那家寿司店的老板山本氏,平时为人和善,而且手艺好,店里的生意也不错。他的儿子山本武是并盛中学高中二年级的学生,是校棒球部的一员,云雀恭弥见过他两次,看到的都是他被簇拥在朋友们中间笑得开怀的景象。

 

这是并中的学生。云雀当时还这么满意过。

 

但是现在,那个开朗阳光的少年正跪在自己父亲盖着白布的尸体前垂着头,谁都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现场是一片诡异的沉默,没有人发出声响,甚至连呼吸声都被刻意放轻了去。

 

云雀的到来没有惊动任何人,他只是倚在门口看了看沉默的现场,目光在山本武的身上顿了一下,随即便没有丝毫犹豫地转身而去。之后的事,便留给了风纪委的成员来处理。

 

云雀恭弥现在很生气。

 

他钟爱的、属于他的、他这辈子从来没有像热爱它一样热爱过其它事物的并盛——遭到了侵略者的破坏。

 

并盛的风纪,这是云雀恭弥的底线之一。

 

可惜,却屡屡有人挑战他的底线。

 

云雀恭弥拐上了平时少有人烟的小路,绕过一片阴森的森林,在黑曜中学前停下了脚步。

 

“滚出来,六道骸。”他冷冷地说。

耳边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伴着飘忽不定的感觉。云雀身后的那片空气隐隐有些扭曲,他似有所感,毫不犹豫地架起了手中的浮萍拐。金属制的三叉戟与浮萍拐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这让云雀身后的男人不由得“啧”了一声。

 

“又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云雀恭弥?”六道骸语气中的厌恶和不耐毫不掩饰。

 

云雀恭弥撤开一步,甩了甩拐子:“别啰嗦,我今天心情不好。”

 

“好巧,”六道骸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我也是。”

 

最终两人还是没有打起来。这两个一见面便会掀起腥风血雨的死敌此时正面对面安静地坐在破败的黑曜中学里,平静地对视着。

 

“云雀恭弥,我想你应该搞错了一点。”六道骸指指摊在地上的纸,“我什么时候成了情报贩子了?”

 

“五百万。”云雀恭弥说。

 

“你当我是乞丐吗?”六道骸语气中已经有了被冒犯的愤怒,他猛地站起来,周围的空气有一瞬扭曲。

 

“一千万。”

 

“就算这样也不——”

 

“加上一位称职的医生。”

 

“——也不是不可以。”六道骸深吸一口气,愤怒地看向云雀恭弥,“你赢了,小子。这笔帐我迟早会讨回来的。”

 

云雀恭弥连一眼都没有施舍给他,干脆地起身离开了。

 

六道骸攥紧了那些纸,眼睛愤怒地快要冒出火来。

 

“要不是千种……算了。”

 

六道骸右手中指上戴着的一枚形状怪异的戒指发出了一阵微光,然后猛地燃起了火焰。火焰颜色幽深而令人胆寒,就像某些古老的仪式里被供奉在祭坛上的恶魔,缓缓地跳动着,对人们发出来自地狱的邀请函。

 

他冷酷地看着那一沓纸在深紫色的火焰中燃烧殆尽。

 

“密鲁菲奥雷……”六道骸把这个名字在自己舌尖滚动了片刻,随即想起日前攻击千种的人似乎也来自这个组织,于是他扬起嘴角,露出一个残忍的笑。

 

“不管怎么说,我们这次目标相同,便暂且帮你一个忙好了。”六道骸皱了皱眉,有些犹豫地自言自语,“看在……那孩子的份儿上。”

 

评论
热度(1)

© 阿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