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归

囤粮

叶修,吴邪
Luffy,Mikado,Natsume Takashi
埼玉老师

15&99/万寿无疆 补档

*没什么CP感的1599

*ooc预警,猴毛表现不明显

*15=大圣,99=行者

 

 

 

一个故事需要一个开头。老头摇着那半壶子酒醉醺醺地拿手指着他。荒漠的气息朝他扑面而来,灌了他满嘴的沙子。

 

这个开头充满了英雄末路的荒凉意味,金灿灿的背景晃得他头晕,手上的铁链也勒得他生疼。行者忍不住趴到了桌子上。师傅和他的师弟们似乎还在眼前,但问题是那劳什子的西风把他刮到了千百里之外,还不让他一个筋斗云翻回去。

 

老头喷着酒气到了他身边,举起行者的手腕左看右看。行者独自走了好久好久,荒漠里的视野无法随着脚步的挪动而变换多少,他那空无法力的身子就像一只普通的猴子一样支持不了太长时间,遑论他想像曾经大闹天宫一般折腾。他不知身处何方,也不知师傅和师弟现在如何,更不知身上的法力都飞去了哪位妖魔的葫芦里,曾经的齐天大圣如今沦落到被一个糟老头子吆喝的份上,也莫谈到行者贻笑大方。老头子把酒壶摔到桌上,行者只觉耳边如雷炸响,愈发迷糊过去。

 

“这封印……倒不难解呀。”老头端详过后,径自说道。

 

行者听得这话,眼前老头的形象轰地拔高,倒像那五尺金身的佛像了:“真的?……那便要麻烦老人家了。”

 

老头盘腿坐起来,拍了拍行者的脑袋:“非也,非也。我只道这封印不难解,却也不是我这等人可解的哩。”

 

行者心中欢欣雀跃的小猴子重又被打落到尘埃里去;老头倒是不知为何突然开心起来,“不过你若是信我这糟老头子,我倒可以指你去寻那可解封印之人。”

 

“那便要麻烦老人家了。”行者立马挺起背来,仿佛感觉头晕也减轻了许多。

 

 

大圣自那大闹天宫之后,被如来在五行山下压了约莫五百多年,还遇上了个在花果山就经常听猴儿们提起的前辈。都说历史惊人地相似,两位齐天大圣之间打了个十六年的完美时间差,闹得天庭久久不得安生。玉帝老儿被闹了一次还不长记性,又是给石猴封了个弼马温,想着你再能折腾也比不过你那位前辈去,后来却是后悔也来不及。

 

两个猴儿,两座五指山;这俩不安分的却是在石头堆里也闲不住,打了多年的嘴架,某一天却突然发现对方意外地和自己眼缘,便同结金兰之好。这消息传到了玉帝的耳中便成了不甘寂寞的表现,还没等他做出惊世之举,机缘巧合下后来的那位大圣却被先放了出去,之后除了听闻他解开了封印棍杀了四大凶兽之一,而佛祖也没什么表示之后,便再也没有大圣的音讯了。

 

然后又是山下的孙悟空五百年限到,被唐僧取号行者,随着玄奘赴西天去了。

    

 

行者自是对老头所述心知肚明,也明白自己要去寻的是自己那老弟,心下顿觉好笑:说的是,俺老孙的法力若在当然能解开这小小封印!当然这是绕来绕去没个头的事情,行者便也不再纠结了。

 

话到这里,行者也想起来有一段时日没听到老弟的消息了。几百年也好,几十年、几年、甚至几日也好,只要孙悟空愿意,这些时间对石猴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弄得行者对时间没有多少概念,只是觉得他老弟离开后寂寞了一会,师傅遍寻来了;然后在白龙马后跑了一会,又被吹到这鬼地方来了。至于途中经历过的事,只要行者愿意等,便总会等到过去在记忆中消散的那一刻。

 

所以行者才总在月夜下啃着脆桃时觉得孤独;也愈发想念起自己老弟来。

 

他头脑放空与老头子重新离开小店,荒漠还是那片荒漠;他也依旧不知该到何处去,只是平白多了一个便宜的领路人。

 

老头领着他走啊走,好像只走了一个筋斗云的时间,行者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庙;他再往后望去时,那同样破破烂烂的小店已经被掩盖在漫天黄沙中了。

 

 

大圣不小心被困在这座庙里了。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当地的土地请他帮个小忙。大圣答应了。自从跟江流儿呆过一段时间之后,大圣就变得不那么不近人情了……这是好的,往坏了说:大圣不太擅长拒绝别人了,不管是好意还是恶意。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出家人呆久了,难免也会抱些慈悲为怀的念头,大圣想他那位出家了的老兄心肠应当也变得很好了罢。

 

忙帮完了之后,大圣拿了土地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桃,晃着脚在土地庙里睡了个午觉。桃是软桃,正好解渴,大圣乐观地想。在这段对他只是假寐一会的时间里,三藏一行遇上了点计划外的麻烦,他那老兄被封了法力掀到了离这不远的地方,被他之前随手救过的小孩子(现在已经是个行将就木的老爷爷了)带到了他这。

 

大圣一醒来就听见一个不甚熟悉的声音高兴地嚷:“看,他就是齐天大圣!”下个瞬间行者就已经跳上了奉台,抢过他手里还剩半个的软桃咬了一口,嫌弃道:“呿,不是脆的。”

 

再下个瞬间,相别许久互相想念的两位英雄互相打了个招呼,预备把自己的苦水儿跟对方倒个痛快。

 

 

大圣还不是大圣的时候,就在花果山听过那位前辈的事。不巧他也看上了“齐天大圣”和“美猴王”这些个称号,于是大圣成了大圣,也被爱闹腾的猴儿们捧进了水帘洞里坐着。又不巧东海竟有两根定海神针被大禹抛下,更不巧的是玉帝老儿居然不像所有人预料中的那么机灵……这才让两个孙悟空分别大怒起来各行其是,干的事却是同样的糟心。

 

在大圣预备大闹天宫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二郎显圣真君一句无心的嘲讽话:“那臭猴子,不会是又要跟前一个似的闹遍天宫罢?”

 

大圣本是桀骜,并不愿把前人干过的事情再重复一遍,可他的花果山需要一个齐天大圣,再说那天庭也是不识好歹,大闹天宫也能闹出花样来对不?

 

所以在大圣被轰隆一声压到石头堆里,还看见了旁边百无聊赖的前辈时,心里的尴尬多到不可言说。那时也还不是行者的行者抹了抹嘴,勾起一个让人颇为不爽的笑:“哎哊,真巧,你也被压在这了?”

 

那时还不是兄弟的兄弟俩干脆地吵了起来,夹杂着“等俺老孙出去有你好看的”和石头块无数。观音捧着净瓶直摇头;三坛海会大神正在天上逗着哮天犬;东海龙王还在为自己的两根定海神针默默垂泪;风起云涌,沧桑变幻。两只猴子也许会在吵累了歇歇嘴的间隙里产生一种惺惺相惜的感受,也许很快就在另一个的挑衅中被抛在了一边。但是毋需承认,也无关谁为大圣、谁为行者,在漫长的岁月里,能陪伴彼此的,确实就只有彼此而已。

 

石猴自是寿比天地,或许那个的诞生,只是大道对另一个的垂怜,好让他在寂寞时还能有个能去撩拨的伴儿吧。

 

小小封印在大圣手下不过是一个须臾的功夫。之后行者一个跟头,大圣也一个跟头,两个孙悟空冲着不同的方向去了。一个是重新上路,另一个是径自找乐子去了。大圣想等着他老哥取经回来再畅谈达旦,这些日子该如何消磨呢?或许是去找天上那个万年矮子或者三只眼约场架,或是去干些其他让玉帝老儿悔恨为何不弄出两个唐三藏的事吧。

 

回花果山倒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大圣在筋斗云上暗自盘算着。他不纠结。毕竟还有无尽的时间等他去实践他脑袋瓜子里的所有坏点子。

 

生命漫长啊。

 

 

    

 

终于写完一篇1599了!开心!!

写1599太累人了(躺)原本的脑洞是一篇大长篇……古玄,没有西游记,只有漫天黄沙的荒漠、默默走着的大圣和跟在他身后全无法力的行者,然而……OTZ

整篇想表达的就是那个“能配上孙悟空的只有孙悟空”的清水版,所以标题纠结了好久才只标了15&99而不是1599。然无卵,tag说明了一切立场(摊手

文风也不知道是受了新喜欢上的太太的影响还是受了西游原著的影响(并没有),反正我自己看着迷之魔性23333333以后有机会再写1599的话再换个吧,那么就这样。

评论
热度(2)

© 阿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