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归

囤粮

叶修,吴邪
Luffy,Mikado,Natsume Takashi
埼玉老师

KHR/Alice >1 补档

*本来是G27的,结果被写成了无cp

*因为初代在正文根本没出场

*嗯……没什么可说的了

 

那是在纲吉成为彭格列首领之后的,挺久以后的事了。

那天他做了个梦。梦里有屹立在悬崖边的古堡、花园、和那位彭格列一世首领。

一世站在夕阳下,朝他微微笑着,阳光给他镀上一层暖融融的金辉。

“十世。”

他伸出手。

纲吉眯了眯眼,乱翘的褐色头发让他觉得有些害羞。他略微低低头,迟疑地向前迈了一步。

“哗!”

他滑下了树洞。

 

>1

纲吉在家族史中读到过,一世的名字是Giotto。Giotto·Vongola。家族之名即为其姓。

虽然是被Reborn冠以了“新彭格列I世”的头衔,但纲吉还是老老实实地想着最多做个十世就好,而且猛地与那位憧憬中的前辈站到了同一水平线上让他有点头晕目眩,对自己的老师死命摇着脑袋。

“开创盛世?就我?”纲吉对Reborn话语中的潜台词发出疑问。

Reborn似乎对他这种妄自菲薄的怯懦态度感到不满,于是就把他拉到走廊上在历代首领的画像前罚站,让他“站到对先辈的脸生厌为止”,这样就能“打破前人的桎梏,励精图治将彭格列推向新的顶峰”。

确实是新的顶峰。纲吉站在初代的脸前默默腹诽。首领被罚站这种事在黑手党中是绝无仅有的吧。

随后纲吉想到了与自己同病相怜的师兄和同学,心情微妙地平衡了一些。

“真想对初代说声对不起。”纲吉小声说,“这样看他老人家会不会不好意思?”

 

生厌什么的当然是不可能的,再说初代的脸大概也没可能让别人生厌吧。纲吉颇有些苦恼地摸了把自己的脸,开始感慨基因遗传的奇妙性,为什么隔了几代之后优秀的基因好像都消失殆尽了呢?

这样想着的纲吉突然开起了小差,开始思考自己与初代的相似之处来,得出的结论是除了长得比较像,以及守护者长得比较像以外,大概就没什么了。

还有姓氏。姓氏也是一样的。纲吉努力安慰自己。

不知道这位长辈会不会也有一个Reborn那样的魔鬼家庭教师。纲吉不禁脑补起初代被某个二头身的婴儿踹到地上狠狠蹂躏的场景,然后发现这对形象总是被不由自主地代入成他自己和Reborn的脸,于是对着脱下披风坐在椅上微笑的初代生起闷气来。

 

“十代目?”

“嗯?”纲吉听到叫自己的声音,便把视线从画像上移开,看到了正惊讶地看着他的狱寺隼人。

“您在走廊里干什么呢,十代目?”狱寺问,随后又有些慌乱地解释道,“啊啊,十代目您千万别误会,我这不是在质问您……”

即使早就习惯了狱寺面对自己时这种崇敬的态度,纲吉也总会有些不大不小的尴尬,生怕自己做了什么辜负对方的期望。马上就要继任彭格列首领的纲吉实在没脸在这种关头说出“啊我被Reborn罚站了”的话,只能含含糊糊地说:“嗯……我在……思考一些问题。”

“原来是这样啊!”狱寺马上高兴起来,“不愧是十代目!”

啊不我真的是不敢当。

纲吉看着狱寺一边喊着“我也会好好工作为十代目争光的我是十代目的左右手!”一边绝尘而去,默默转过头去。

 

他有些紧张。

 

不不,不紧张那是张嘴说瞎话,事实上是非常非常非常紧张,就从狱寺走后开始。

马上就是他的继承式了……这次不会再出现中三时的纰漏,地点在彭格列总部,由门外顾问部门和瓦利亚暗杀部队担当护卫(这让纲吉更紧张了),九代、Arcobaleno、中心同盟家族将悉数到齐,还有请帖送往各个与彭格列交好的大佬手上,甚至还有小道消息称复仇者也会露面(好吧,纲吉不得不承认,他确实被吓到了)……声势浩大的盛典就在晚上。今天晚上八点,三个小时后。他,沢田纲吉,将继承彭格列家族,同时成为黑手党世界的教父。

纲吉17岁,身高堪堪突破170。没有上过高中。法律勒令他不能喝酒。意大利语的水平还停留在最最基本的日常用语。说不全地球气候类型。不会分辨枪支弹药。没杀过人。

嗬——!好一个黑手党教父!纲吉几乎都能预料到明天开始的某些人的语气了。

还有三个小时……

纲吉突然想家了。

 

“沢田!”

“啊啊是!”

在十年后被操练出条件反射的纲吉在听到女人的声音后几乎下意识地就站直了身体。拉尔·米尔奇从他身后拍了他的肩膀,语气危险地说:“沢田……我在到处找你诶。”

“……”我现在把错推给Reborn还来得及吗。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纲吉也不可能供出Reborn来,毕竟拉尔跟那个鬼畜教师相比他还是更愿意选择这个战斗剽悍的女人。纲吉嘴上说着对不起,听话地抛弃了初代跟在了拉尔后面。

拉尔今天穿了一身黑西装,中长发在脑后绑了个马尾,和平时相比几乎变了一个人。

“沢田,马上就要继承式了,你为什么不去准备?”她问。

“咦?准备?”纲吉莫名其妙,“准备什么?西装的话我早就……”

拉尔叹了口气,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瞥着他:“沢田啊你,到底要不要继承彭格列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不要了。纲吉正气凛然地想,当然也只是想想罢了。在拉尔“给我记起你昨天看的手册”的指令下,纲吉绞尽脑汁终于回忆起昨天晚上被Reborn塞的小册子,上面有各种继承式相关的注意事项。回想起来的纲吉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噫——”

“想起来了?那还在这傻站着干嘛?快去。”拉尔催促他。

 

纲吉没动。

他现在全身僵硬,特别想哭。

天知道为什么新任教父要在全场前致辞啊?他的讲稿还没背下来啊!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沢田纲吉!”虽然一直想着“今天是沢田重要的日子要对他温柔一点”,但拉尔还是忍不住训斥起他,“不是说好了要把稿子给九代说一遍的吗?你要让九代等多久啊!”

“咦咦,九代爷爷在等我吗!”纲吉有点受宠若惊——不对!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你的讲稿还没背啊沢田纲吉!你要到九代爷爷面前丢脸吗!

纲吉对拉尔深鞠一躬,“拉尔,谢谢你,我现在就去!”然后迅速地跑掉了。

“真是的,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像点样子啊。”拉尔不禁抱怨起来。她甩了甩头,决定先不管这个笨蛋的事,便先行去安排她的保全工作了。

 

沢田纲吉偷偷蹲在九代办公室的门外拼死地背演讲稿。

狱寺隼人异常热情地负责着会场的准备事宜。

拉尔·米尔奇指挥着门外顾问部门跑东跑西。

彭格列十代雨守、雷守、晴守抵达彭格列总部。

彭格列暗杀部队瓦利亚抵达彭格列总部。

彭格列九代首领温和地在房间里等待自己的继承人。

此时,是罗马时间晚上五点整——

 

距彭格列十代首领的继承式开始,还有三个小时。

-tbc-

评论
热度(2)

© 阿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