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归

囤粮

叶修,吴邪
Luffy,Mikado,Natsume Takashi
埼玉老师

周叶/龙与金 序幕

*CP:周泽楷×叶修ONLY

*架空,剑与魔法AU,一点点养成

*中二大戏,觉得耻的——你已经老了![doge脸]



序幕

【0】The Fool


        >

        “从我所欲。”

        他的手掌上泛起一层淡淡的金光,一件物什的轮廓在闪烁中逐渐成型,待金光散去后,一条艺术品般的项链柔顺地挂在了他的手上,链子莹润的材质仿若最高等的玉石,而其精致的做工则像出自皇城里最技艺高超的工匠之手。

        他把链子塞进女人因惊愕而攥起的拳头里,搓了搓手掌,朝掌心哈出一口热气:“老板娘,见面礼怎么样?”

        酒馆的女主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看着他像在看个怪物。

        “你……你是魔法师?”女人结结巴巴地问。

        “能先让我进去吗?”他苦笑着,又紧了紧身上的薄外套,裹住自己颤抖得越来越厉害的身体,“外面很……冷。”

        >

        叶修在雪地里走了好长时间了,长到他已经开始后悔之前为什么不从嘉世拿件棉袄出来。他一般不后悔的。

        他不必再多想些什么。被扫地出门的原因很简单,无非是他那么大的价值却丝毫不能为嘉世所用之类的理由。没办法啊,他是在故友面前发过誓的,他再怎么没下限,诺言也还是要遵守的啊。陶轩最后的神情还能浮现在他脑海中,叶修咂咂嘴,其实陶轩不生气时的样子还能勉强入眼来着。

        想到自己的未来,他少有地迷茫了一小下。自己现在的状态,也就只有“流浪”这一个词能形容了吧。

        叶修抬起自己的手掌举过头顶——太阳被遮挡住,眼里所见只有那一片投下的阴影和白茫茫、空荡荡的雪地。

        叶修突然想起他年少时和神开的一个小玩笑。

        “喂喂,不会吧。”他自言自语着,“你可是神啊,怎么能这么小气呢?”

        >

        他的手心里出现了一块形状极其难看又坑坑洼洼的金子,成色斑驳,是无论拿到哪都换不来任何回报的废物,却让两个少年惊喜得几乎落泪。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啊你!”栗发少年使劲一拍同伴的肩膀,激动地嚷道:“从今开始你就是传说中的炼金术师了!大大带我装逼带我飞!”

        被拍得踉跄一下的少年定定地看着自己手上捧着的金子好一会,才像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把脸转向旁边的人:

        “那个,沐秋,我想跟你说件事……”

        >

        男孩把一块石头放在沙地上,退回来眨了眨眼。

        “我想要一把匕首。”

        男孩郑重地说。

        金光腾起。

        >

        襁褓中安静地躺着一对双胞胎。两个婴儿不哭也不闹,只沉沉地靠着彼此睡过去。

        “都是男孩,夫人。”

        >

        “嘘。”叶修竖起手指,示意他们安静。

        他深吸一口气,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肃穆与庄重。他的脚下是魏琛用最上等的羊皮和墨水绘成的的高等术阵,阵法从房间的中央一直延伸到房门处,把叶修和兴欣众人连接起来。书房里的唯一光源便是那盏被挂在高处、蒙着蜡黄旧纸的油灯。光晕洒在叶修脸上,生出几分诡秘的氛围。

        陈果还一直喃喃着:“不可能的,叶修,放弃吧。你会惹怒神的。”

        叶修冲她一笑:“又不是第一次了。”

        陈果突然捂住嘴怔了一会,然后飞似的转身跑远,像要逃离这里。唐柔在犹豫要不要追上去时被苏沐橙拉住了。

        “她马上就会回来的。”苏沐橙笃定道,“你不该错过这个时刻。”

        叶修将准备好的材料摆在沙地上,闭上了眼睛,缓缓地跪下去,双手按在沙子上。他的嘴唇无声地翕动着,像在咏唱来自上古的咒语。昏暗的书房和明亮的走廊在门口形成了一道光与影的交界线,奇异地又把叶修和兴欣众人分割开来,让叶修身处的仪式,与传说中炼金术师召唤恶魔的仪式微妙地重合了。

        只是叶修所做的,不是召唤,而是炼成;他所瞄准的目标,也同样不是居住在地狱深渊的恶魔,而是那高贵而伟大的、奴役着“神的使者”天族的强大种族——

        龙。

        叶修,在试图利用由欺诈神明得来的特权,触犯神的领域,完成炼金术理论上的极限。

        ——他在炼成生命。

        所有人皆已做好全盘失败接受神罚的后果,叶修究竟有没有抱有期望,连对叶修最了解的苏沐橙也无法猜测。只是不管是叶修还是其他人都没有料到的是,几秒后,一只湿漉漉的小龙,将沐浴着金光破壳而生,睁大自己的双眼,迎接他的创造者和这个崭新的世界。

        >

        火光,呐喊和魔法的光影。

        幼小的周泽楷按照叶修的指令蜷起自己的身子躲在书房后的密室里,满怀希冀地等待那人来接自己,然后拍着自己的背,跟自己说:“没事了,我不在这呢吗?”

        在他眼里,叶修显然是无所不能的。不论是从旁人口中听来的故事,还是周泽楷自己的经历,叶修总是在其中扮演着一个神灵一般的角色。包括他把周泽楷创造出来这件事,以及在周泽楷第一次变形时一直陪在他身边引导、帮助他这件事,还有许许多多次周泽楷陷入困境,都是叶修把他从黑暗中拉出来,不厌其烦地安抚他的情绪,教导他该怎么做。所以周泽楷相信,只要他等下去,那么这次也会一样。

        幼小的龙族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哪怕他还处在幼年期,他的力量却临近成型,连叶修都要对他勉力招架了。而与其即将足以摇山撼海的能力相比,他的灵魂则显得太过纯白无垢了些——当一切都可以用纯粹的力量碾压时,背叛、隐瞒、欺骗就会变得异常渺小……不再会被注意到了。

        周泽楷的内心,正对这渺小的黑暗茫然不觉。

        声音渐渐沉寂下去。周泽楷的心跳声在胸膛里被无限放大,连他自己都感到有些痛苦地用手捂住了心脏的位置。

        有脚步声接近了。

        >

        叶修倚着千机伞,用手捂着腹部流血不止的伤口。

        他早料到了会有今天,单单是他欺骗、愚弄神这一意识上的罪行,就足够那些所谓的正派种族来对他合而伐之了。他没想到的是一向视除自身之外的生灵为蝼蚁的龙族居然也搅进了这滩浑水。这点预判失误导致了他的准备不足,也直接导致了如今兴欣众各自失散、生死不明的局面。

        叶修勉强笑了下,这一下简直算得上凄凄惨惨戚戚——一半源于自责,一半是疼的——他直接坐在了一卷柔软的东西上。

        叶修手一摸,乐了。这不就是当年他犯傻逼炼成生命的时候老魏给他画的魔法阵吗?

        他几乎想仰面躺下去算了;按罗辑安文逸这种学者型的来说,死在自己所创造出的奇迹的证明上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现在的问题是他不能。他还有兴欣要顾,而且他还想找小周呢。

        叶修坦然地抱着千机伞坐在羊皮卷上,盘算着一会敌人进来他能用格林机枪带走几个。

        ——然而,所有计划在他看清推开房门的来人时便全部落空了。

        他是一个人,他也是一个人;他们对峙着,他愣着,他微笑着。

        “啧,没办法了。”叶修放下千机伞,冲俊美的年轻人伸出双手。

        “小周,拉我一把。”

        “好的,前辈。”

        咔嗒。


序幕-end-

全文-tbc-



开个轻(中)松(二)H(狗)E(血)的坑。

序幕简直就是对本文最大的剧透,脑补能力强一点的几乎可以脑出故事流程了。(手黄再

跟钢炼没什么关系。

评论(4)
热度(44)

© 阿归 | Powered by LOFTER